欢迎光临
我们一直在努力

基建、装备企业“扎堆” 地铁运营能赚钱吗?

  基建、装备企业“扎堆” 地铁运营能赚钱吗?

  本报记者/孙丽朝/北京报道

  随着城市轨道交通网不断扩大,地铁运营市场越来越受重视。近两年,轨道交通基建企业、装备企业纷纷进军该领域,引发行业热议。地方政府和地铁运营方关于财政和土地补偿机制的博弈,也愈加凸显。

  运营成行业新宠

  中国城市轨道交通将进入“建设为主”向“运营、经营并举”的转换期逐渐成为行业共识。10月28日,申通地铁集团召开运营建设管理体制改革动员大会,改革要求是:实现集团工作重心由管建并举向运营为主转变;优化完善网络运营管理体系;实行运营成本规制;建立运营资金缺口市区财政共担机制;形成建设投融资新机制。

  轨道交通全产业链大致可分为规划设计、基建工程、装备制造和运营管理四个产业部分组成。以往,这四个领域的企业各司其职,互不越界,而近年来,规划设计、基建工程和装备制造企业纷纷进军这一领域。

  10月28日,天津市交通运输委员会与基础建设工程方中国交通建设股份有限公司(601800.SH,以下简称“中国交建”)签署全国轨道交通领域首例地铁存量资产PPP项目合同,2021年1月起天津地铁2、3号线将由中国交建控股项目公司正式接管运营。以中国交建为主的项目公司将负责未来30年内天津地铁2、3号线的投融资、运营、维护、追加投资和更新改造。

  更早前,2019年11月3日,轨道交通装备制造企业神州高铁技术股份有限公司(000008.SZ,以下简称“神州高铁”)发布公告,由该公司投资的项目公司中建(天津)轨道交通投资发展有限公司与天津市正式签署《天津地铁7号线一期工程PPP项目合同》。神州高铁及子公司将共同承担7号线项目部分设备供应、运营筹备及整体运营维保等相关工作。神州高铁方面称,公司有望在传统运营管理和维保服务之外实现超额利润,推动轨道交通整线智能运维产业模式升级。

  轨道交通业内人士向《中国经营报》记者表示,随着国内一、二线城市地铁网络逐步完善,未来地铁投资和建设步伐将会放缓,而地铁运营和维保却是长期市场。预计未来会有越来越多的非营运企业进入这一领域。

  依靠财政补贴、土地开发获利

  地铁运营究竟能不能赚钱,这些外行企业进入运营领域后,前景如何?

  上述轨道交通业内人士对记者表示,城市轨道交通具有公益属性,票价由政府制定,价格不会太高,仅靠地铁运营业务无法弥补庞大的支出。地铁公司主要依靠土地资源开发和政府补贴,来实现收支平衡甚至盈利。

  以中国内地最赚钱的地铁公司——深圳市地铁集团有限公司(以下简称“深圳地铁”)为例。2020年4月,上海清算所官网公布的深圳地铁2019年年度报告数据显示,2019年深圳地铁实现营业收入209.90亿元,同比增加85.33%,净利润116.67亿元,同比增加63.98%。

  在深圳地铁主营业务中,地铁运营业务营业收入为43.58亿元,营业成本是77.48亿元,收入无法覆盖成本。房地产开发和资源开发业务的营业收入分别是140.30亿元和8.10亿元;营业成本分别是48.09亿元和1.90亿元。

  可见,真正为深圳地铁带来利润的是房地产开发及资源开发业务。深圳地铁借鉴了香港地铁“轨道+物业”的模式,在地铁枢纽及车辆段上方进行土地综合开发,包括位于深圳地铁安托山停车场上盖区域的安托山项目,位于地铁5号线塘朗车辆段基地西侧的南翠华府,地处地铁1号线、13号线上盖区域的地铁金融科技大厦等。

  一些房地产开发业务较弱的地铁公司则依靠政府补助获得盈利。如长沙市轨道交通集团有限公司2019年地铁运营收入为6.43亿元,营业成本为7.98亿元,地铁运营业务入不敷出。而其在当年底获得政府补贴8.58亿元,直接扭亏为盈,实现净利润3.35亿元。

  广州地铁集团有限公司(以下简称“广州地铁”)2019年营业收入122.34亿元,净利润10.44亿元。仅从轨道交通运营业务来看,营业收入为55.15亿元,营业成本为64.66亿元,同样入不敷出。但广州地铁在2019年获得来自政府的票价补贴、利息补贴、安检补贴等各项补贴合计9.07亿元。此外,广州地铁的物业经营、资源经营、行业对外服务等业务,均实现收入大于成本。

  一位地铁运营公司人士对记者表示,从全球范围看,地铁运营都不可能挣钱,但运营可以为企业带来稳定的现金流,加上地方政府财政补贴和土地补偿等,大部分地铁运营公司能够保持微利状态。“许多进入地铁运维领域的企业,感兴趣的不是运维本身,而是政府的补贴。”他说。

  “所以,对于运营企业来说,地铁能否盈利的关键是,与政府关于补贴方式和金额的谈判,以及能否合理控制运营成本。”上述人士表示。

  该人士透露,通常来看,地方政府和地铁运营公司会根据客流情况和运营成本来测算补贴金额。地方政府希望少出钱、多办事,地铁运营方则希望获得更多补贴,双方就补贴方式和金额的谈判过程非常艰难,锱铢必较。近年来,越来越多的地方政府提出用土地资源替代财政补贴的思路,对于土地值钱的一线城市来说,其房地产开发业务盈利潜力巨大,市场乐于追捧。但对于土地开发潜力较小的三线城市,轨道交通运营方则更倾向于稳定的财政补贴,而非土地资源。

  据中国城市轨道交通协会统计,截至2020年9月30日,中国内地累计有41个城市开通城轨交通线路7141.55公里,前三季度共新增运营线路长度405.35公里,预计到2020年底还将新增运营里程600公里左右,到2020年末中国内地城轨交通运营里程将接近8000公里。

未经允许不得转载:亚博博彩在中国是否合法_网赌正规平台下载_哪个博彩排行优惠最多 » 基建、装备企业“扎堆” 地铁运营能赚钱吗?